网站首页 | 邮箱 | 办公 |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开元棋牌出牌规矩 开元棋牌游戏公司

开元棋牌破解软件 领导关怀
工作动态 媒体关注

老区视频 图片新闻
老区资源 扶贫开发

招商引资 企业风采
老区故事 老区人物

抗联史料 爱国基地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老区文化 > 老区人物 >

抗联母亲

时间: 2014-09-05 05:5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次

——记抗联老战士金玉坤
???????经 纬
?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为了让人们牢记这段不可忘却的历史,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把每年的9月3日作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法定纪念日。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然而当年东北抗日联军和伊春人民同日本侵略者在小兴安岭展开殊死斗争的故事至今还在流传。特别是抗联老战士金玉坤与三个同母异父孩子的故事更加感人肺腑,人们都说“她是伟大的抗联母亲”。
??? 金玉坤老家是吉林省榆树县,在她一岁多的时候,是她姥爷挑挑儿把他们全家带到黑龙江省依兰县三道杠苇子沟。由于家境贫寒,受尽了日伪军的欺诈和压迫,在金玉坤幼小的心灵里就埋下了反抗的种子。1933年14岁的金玉坤就参加了东北抗联,走上了与日伪军展开艰苦卓绝斗争的革命道路。她年龄虽小,但意志坚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表现非常突出,后来还当上了抗联六军被服厂厂长。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她与同在抗联六军的隋德胜相识相知相爱。随德胜老家是黑龙江省宾县,后来搬到桦南县,很早就参加了抗联,先在十一军当团长,后到抗联六军十二支队、十六支队、六支队当队长,是远近闻名的抗日英雄。然而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他们没有花前月下,但是经过点火洗礼的爱情更加纯真。1939年,在一次开党的会议时,由于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经组织批准,他们举行十分简单的婚礼,正式结为夫妻,成为抗日伴侣。
???? 1940年他们的女儿在金玉坤奔赴铁力老金沟的路上出生,这是他们爱情结晶,俩个人都非常喜欢,给孩子取名叫凤兰。但在战争年代,一个女同志带着刚出生的孩子,转战密林深处,东躲西藏,困难可想而知。有一次为了躲避日伪军的搜捕,金玉坤怕孩子的哭声暴露目标,就用被子把孩子的嘴捂上,直到鬼子走远了,她才松开,打开被子一看,孩子的脸都憋青了,差点没憋过去,金玉坤心痛的直流眼泪,但那个时候又有什么办法呢?后来组织上了解这一情况后,决定把随部队行军打仗的三个孩子,交给地下交通员送到老乡家抚养。分别那天,金玉坤抱着孩子痛哭不止,她咬破手指,用鲜血在一条白布条上写下了孩子的名字,父母的名字以及孩子的出生年月日,藏在孩子的衣服里。小凤兰是三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而且又是唯一的女孩。地下交通员格外小心,背了三天三夜,才到了庆安县东城河一撮毛村,找到了冯友家,冯友对抗联很有贡献,他表面上应付日伪军,暗地里给抗联做事,非常可靠,所以就把小凤兰交给他家抚养。后来日伪特务发现冯友与抗联有联系,还窝藏了抗联的后代,就把冯友和他小舅子等四人抓 了起来,冯友坚贞不屈,什么也没说,日本鬼子恼羞成怒,就把这四人都杀害了。为了抗联的后代,四个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小凤兰在冯友家实在呆不下去了,地下党组织又把小凤兰送到杨青林家,他的妻子叫孙德珍,两口子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是基本群众,特别是他俩刚有个孩子,就因病夭折了,孙德珍当时还有奶,就开始抚养小凤兰。那时,孙德珍很不容易,她知道小凤兰是抗联的后代,就特别用心,比自己亲生的女儿还要细心地抚养。这时有个大日伪特务叫“王山东子”,他隐约发现杨家收养了抗联后代,就几次去搜寻,孙德珍就抱着小凤兰东躲西藏,有时还要跑到山里躲几天。有一次孙德珍被特务抓去,虽经严刑拷打,但她什么也不说,吃了不少苦头,后来还是村里人保释,才把她放了出来。自从收养了小凤兰之后,杨青林和孙德珍又相继生了五个孩子,加上小凤兰就是六个孩子,而且小凤兰又是老大,两口子心眼好,把小凤兰视为掌上明珠,比亲生的还亲,使小凤兰渡过了虽然苦难但又愉快的童年。
??? 再说隋德胜,他和金玉坤结婚后,特别是生下小凤兰以后,两个人就各奔东西,金玉坤带着孩子在抗联六军被服厂工作,隋德胜带兵在前方打仗,为革命事业两人聚少离多,在当时那种艰苦条件下,根本无法取得联系。1941年,在一次抢救同志,掩护乡亲们转移的战斗中,隋德胜不幸牺牲,年仅30岁,这时小凤兰还不到一岁。由于当时是游击战争,今天部队在这,明天部队在那,组织上无法及时通知金玉坤。自从她把小凤兰经组织送给老乡抚养后,她不知道是谁抚养的,孩子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她常常想起孩子,只好自己默默地流泪。后来由于斗争形势险恶,她和李兆麟等一部分抗联战士过到苏联,被编入88旅。只到这时,组织上才通知她隋德胜已经牺牲了。失去丈夫,孩子又不知道下落,这对一个女人打击有多大呀,她悲痛欲绝,还病了好长时间。但她毕竟是战火中锻炼出来的革命战士,革命的利益高于一切,她很快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和抗联战士一起在苏联练滑雪、练游泳、练跳伞,决心练就一身好本领,将来回国多杀日本鬼子,为丈夫报仇,再去寻找自己可爱的女儿。
?? 1942年,金玉坤在苏联经人介绍认识了88旅三营一连一排排长赵喜林,后来两人在战斗生活中逐渐产生了感情,并结为夫妻。1944年她们的女儿赵艳芬出生在88旅。这时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进行到大反攻阶段,而且苏联红军就要出兵中国,帮助中国人民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金玉坤心情非常激动。她向组织提出申请,要求回国,为解放自己的祖国出份力,也为自己的前夫隋德胜报仇雪恨。组织上考虑她孩子太小,还不到一周岁,不同意她回国。但金玉坤再三要求,甚至提出孩子可以放在88旅保育院,她也要回国参加战斗。这时有的苏联人要收养赵艳芬,金玉坤坚决不同意,并说:“她是抗联的后代,将来长大了还要为祖国效力”。由于金玉坤一再要求,组织上只好同意她回国,把小艳芬就放到了88旅的保育院抚养。金玉坤回国后,被分配到依兰县城防司令部工作。
??? 1944年4月。也就是赵艳芬出生不长时间,她父亲赵喜林执行88旅总指挥周保中将军指示,从中国抚远县往苏联运送部队需要的粮食种子和服装,在杨树屯遇到日伪军阻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赵喜林不幸光荣牺牲,时年25岁,这是金玉坤失去的第二任抗联丈夫,悲痛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这时,88旅总指挥周保中将军指示88旅的干部王才,让他去苏联把当时不能跟部队回国的带孩子的妈妈都接回来。金玉坤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想,我已失去第二个丈夫,不能再失去第二个孩子,于是她找到王才说:“我有个孩子叫赵艳芬,我回国时把她放到了苏联,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并把她带回来。”王才同志不负所望,真的找到了赵艳芬,并把她带回国,交给了金玉坤。金玉坤看见分别很久的女儿,又想起失去的丈夫,以及扔下女儿回国的愧疚,心如刀搅,痛哭不止。由于金玉坤工作繁忙,赵艳芬是姥爷和姥姥带大的。
????再回过头来说小凤兰,1957年,在养父杨青林、养母孙德珍的精心抚养下,小凤兰已经长到17岁,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姑娘。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多想找到自己亲生的母亲啊,但一个农村少女,上哪去找,怎么找,好比大海捞针。这时,来了个叫郭振德的省检察员到村里来办案,听说了小凤兰的身世,非常感动和同情,并决定帮助小凤兰寻找亲生母亲。这时小凤兰又犹豫了,她想,养父、养母已经把我养这么大,现在我去找亲生母亲,这在情感上通不过。别人就给郭检察官出主意,必须征得养母的同意。没想到养母孙德珍不但同意而且非常赞成小凤兰找亲生母亲。郭检察官回到省里后,先找到抗联老战士、已是哈尔滨航校滑翔学校校长的于兰阁,又找到当时的副省长于天放,他们都是隋德胜的战友,对隋德胜非常了解,听说找到了隋德胜失散多年的女儿,大家都非常高兴。会见那天,一些老战友都来了,他们围着小凤兰看了又看,都说:“像隋德胜,是他的女儿!”老战友们抱着小凤兰就哭,大家悲喜交加,悲的是在战争年代失去并肩作战的战友,喜的是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后代。抗联老战士,当时的省长陈雷也知道了这件事,他还给凤兰起了新的名字,叫隋杨兰,既有亲生父亲的姓,又有养父的姓,让她不忘生父的生育之恩和养父的养育之恩。那么到哪去找金玉坤呢?这又引出了一段故事。抗联老战士李敏当时在省教育厅工作,她也知道隋杨兰寻母的事情,并为寻找金玉坤费了很大的功夫。有一次她去佳木斯出差,遇到了老战友王才,就向他打听金玉坤的下落,并说金玉坤有个亲生女儿正在寻找她。王才高兴地说,我知道,前些年是我到苏联把她和赵喜林的女儿赵艳芬接回来,金玉坤现在依兰县工作。
??? 金玉坤1945年回国后,在依兰县城防司令部工作。由于第二个丈夫赵喜林1944年已经牺牲,在这期间,她又嫁给了抗联88旅的一个班长,叫聂景泉,后来生了个儿子叫聂文波。聂景泉在1947年剿匪时光荣牺牲,现在埋在林口市莲花泡镇。金玉坤在依兰县城防司令部工作期间,当时的城防司令叫杨清海,他叛变投靠了国民党,很多抗联战士被出卖。那时正好金玉坤在家养病,才躲过了一劫。从那以后她便与组织失去了联系,直到建国后,才找到组织。她先被安排到依兰县民政局招待所当所长,后来任依兰县政协副主席。但由于身体不好也没有上班。
??? 找到金玉坤后,隋杨兰的养母就领着她到依兰见亲生母亲。见面那天,娘俩抱头痛哭,诉说着别后情景。金玉坤非常感谢孙德珍含辛茹苦把女儿养这么大,她不让隋杨兰留在自己身边,必须跟养母回去,给养父养母尽孝。隋杨兰一直在农村,学习条件不好,都17岁了才上小学三年级,养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想这样会影响孩子的前程,还是回到亲生母亲身边,那必竟是城里,比农村条件好,对孩子发展有好处。??? 1952年,18岁的隋杨兰回到亲生母亲金玉坤身边,到小学五年级插班,20岁才小学毕业,后来考上依兰速成师范,毕业后分配到依兰供销社工作,一直工作到退休。
??? 就这样,金玉坤把三个同母异父的孩子归拢到一起,她们四个人相依为命,好好过日子。但天有不测风云,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金玉坤被打成“苏修”特务,经常挨批斗,有时站在凳子上低头弯腰,两个女儿实在看不下眼了,就和造反派理论,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金玉坤每次被批斗后,都要大哭一场,她委屈呀,自己为党和革命事业忠心耿耿,为民族解放事业失去了三个丈夫,怎么能说自己是苏修特务呢,她想不通,气得她把当时抗联的一些文物和照片都烧掉了,今天看来太可惜了。由于母亲的影响,赵艳芬20多岁了还找不到工作。1976年12月29日,由于战争年代金玉坤受了很多苦难,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文革”中的残酷迫害,她过早地离开了人间,时年仅有59岁。
??? “文革”结束后,开始平反急假错案,正本清源。金玉坤的两个女儿隋杨兰、赵艳芬开始为自己“抗联母亲”上访,找县里不行,就找市里,后来找到省里,找到了抗联时期母亲金玉坤的老上级于兰阁、王明贵,还找到了李敏和陈雷夫妇。这些老抗联战士“文革”中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冲击,后来都恢复了名誉,重新安排了领导工作,他们纷纷站出来为金玉坤作证。1980年6月14日,组织上正式为金玉坤平反,承认她1931年参加革命,1937年入党,处级领导干部。母亲平反后,已经30多岁的赵艳芬组织上才在依兰县果品公司给安排了工作,直到退休。
????这么多年过去了,隋杨兰已经75岁、赵艳芬71岁,聂文波69岁,这三个同母异父的抗联后代都已成家立业,儿孙满堂。回首往事,她们感慨万千,感受颇多。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感谢党和人民,是党培养了她们,人民养育了她们。特别是隋杨兰,是养父养母把她拉扯大,小学一到五年级都是国家拿钱供养。她们更感谢为今天幸福生活而流血牺牲的抗联先烈们,这是一段十分难忘的历史,她们将永远牢记。她们唯一遗憾的是父亲们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牺牲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没有看到胜利的那一天,没有看到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伟大祖国今天的变化,没有过上儿孙满堂的幸福生活。特别是母亲虽然熬过了战争的苦难,却又遭受了“文革”的磨难,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然而母亲的音容笑貌和伟大抗联母亲的高大形象将永远活在她们心中。
市老促会会长华景伟(右一)、副秘书长张孟林(右二)赴依兰采访抗联后代隋杨兰(左一)和赵艳芬(左二).
?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深山藏幽兰

栏目列表

领导关怀

更多>>

老区视频

更多>>

关于我们 | 老区协会 | 老区百科 | 网站地图
地址:黑龙江省伊春市. 邮箱:yclq@l63.com
Copyright?2013 开元棋牌出牌规矩_开元棋牌游戏公司_开元棋牌破解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